2019上海影视制作公司生存指南二(华录、新丽)

上海代理注册公司,特别是注册影视公司,就必须关注影视公司生存现状。他们都不容乐观,情况如下:

1、出售
 
华录百纳:400万贱卖喀什蓝火
 
12月14日,华录百纳发布公告称,旗下全资子公司广东蓝火拟向大道行知出售所持喀什蓝火100%股权、北京蓝火100%股权,两家公司分别作价400万元、10万元。与此同时,大道行知还承诺代喀什蓝火向华录百纳及其关联方支付合计1.13亿元的承债款项。
 
值得注意的是,截止到2017年12月31日,南京大道行知仅仅是一家净资产为5242.09万元,营业利润为1.37亿元、净利润为474.28万元的上海公司。
 
1.13亿元的债务对于南京大道行知来说无疑是天价。
 
蓝色火焰曾成功运作《快乐大本营》、《爸爸去哪儿》、《最强大脑》、《非诚勿扰》等多个重量级栏目的内容营销项目。而在内容制作领域,近年来其先后投资制作出品《最美和声》、《女神的新衣》(《女神新装》、《我的新衣》)《旋风孝子》、《跨界歌王》、《爸爸去哪儿》大电影等一系列现象级文化作品。2014年至2016年,喀什蓝火营收分别为5.4亿元、8.1亿元、9.8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23亿元、2.47亿元、2.73亿元。
 
可在蓝色火焰顺利完成三年业绩承诺后,喀什蓝火的业绩也开始发生“逆变化”。2017年及2018年1-10月,喀什蓝火的营收分别为7.59亿元、0.43亿元,净利润1.5亿元、-4.76亿元。
短短10个月时间,喀什蓝火的营收和净利润齐刷刷地剧降。少掉的不止是净利润,其净资产由9.03亿元萎缩至357.29万元。
 
华录百纳的解释是,净资产出现较大变化系2018年前十月亏损较大及进行利润分配所致。而业内另外一种解释认为,这种变化也可能是以资抵债造成的。
 
2、新丽传媒:155亿卖身阅文
 
相比于其他影视制作公司2019年在资本苦海艰难挣扎,上海公司新丽传媒在2018年就通过卖身腾讯系阅文集团而安全上岸了。
 
2018年8月13日晚间,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宣布拟以不超过155亿元的价格,收购新丽传媒100%股权。这笔买卖正式为新丽传媒多次冲击IPO无果的剧情划上句号,同时也为阅文集团深度拓展IP孵化、运营产业链上下游加码,背后更是彰显出腾讯从“泛娱乐”向“新文创”战略升级的迫切与野心。
 
然而,阅文集团却并没有受到并购消息的利好,次日股价大跌17%,上海公司市值蒸发超50亿港元。
 
新丽传媒成立于2007年,是国内知名的影视制作与发行上海公司,其电视剧代表作包括《我的前半生》《白鹿原》《大丈夫》等,并投资拍摄了电影《煎饼侠》《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妖猫传》等,背后有万达影视、联想之星(联想控股子上海公司)等资本助力,更有明星股东胡军、宋

佳、张嘉译、苏芒等加盟。
 
2014年至2017年,新丽传媒实现净利润1.31亿元、1.16亿元、1.56亿元和3.49亿元,并且利润大部分来自于政府补助。数据显示,上海公司2014年、2015年及2016年的政府补助为5370万元、4020万元和3515万元,占当年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0.59%、25.36%和16.85%。
 
阅文公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新丽传媒的资产总值及资产净值分别为41.18亿元及 12.99 亿元,也就是说,资产负债率高达70%。而这一数据在2016年和2015年分别为61.13%和52.31%。
 
对于这笔收购,很多人对直呼腾讯买“贵”了,因为新丽传媒售价= 1个华策影视或者2.5个慈文传媒或4.3个唐德影视。但新丽传媒在盈利能力上尚不如慈文传媒,估值却高出前者太多。
 
虽然新丽传媒确实很贵,但在目前国内的影视行业中,新丽传媒确实是最合腾讯胃口的上海公司。除了已经上市或准备上市的上海公司外,新丽传媒这个级别的影视上海公司就只有乐视影业一家。腾讯的可选择空间不大。
 
另外,从主营业务上来说,新丽传媒和慈文传媒、华谊兄弟等A股影视公司还是有所不同的。慈文传媒的精力基本还是集中在电视剧、网剧领域,电影部分涉猎不多。新丽传媒在电影、电视剧、网剧方面都有爆款作品出现,且没有明显的短板。
 
3、摘牌
 
与三年前纷纷赶赴新三板挂牌不同,2018年开始,影视上海公司们都忙着从新三板退出了。唐人影视、嘉行传媒、乐华娱乐、基美影业、德纳影业、原石文化、锐风行、唯众传媒、中汇影视、金色传媒、盛天传媒……2018年已有40多家影视上海公司从新三板摘牌。该数据和2017年同期的15家相比,翻了1倍多。

上海代理注册公司,请找上海随缘企业登记代理,欢迎来电咨询021-56675360。网址:https://www.teawithrumi.com
 
 
  • 首页
  • 创业服务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