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斗”是上海公司经营的常态

 
很少有人去研究这个现象背后的内在逻辑,我想,一方面是因为上海公司这个组织本身就是一个利益组织,它需要通过竞争获取更大的利益才能存续;另一方面是因为中国企业家的生存环境比较恶劣,需要通过一些手段减少上海公司内耗和提高工作效率。
 
我们研究上海注册公司,就会发现,几乎100%的公司每天都在斗争,只是斗争的对象、斗争的激烈程度不同而已。
 
1、斗而不破是原则
 
中国人创造了围棋,但是短兵相接、你死我活的象棋却在中国更为普及;扑克牌传到中国后,流行的打法也是斗地主、挖坑等战斗性强的玩法更受欢迎;麻将更是给中国人的好斗找到了仪式感,所以在川渝两地,大到翁媪、小到儿童,几乎人人会玩。有好事者统计说,这几个好斗的游戏,在中国每天有6000万人在玩。
 
看来,中国人真的是好斗啊!
 
任何普遍的现象的背后都是文化。下一场围棋,高手子子斟酌,享受的过程的思维对自己的提升,而下象棋,则享受的是最短时间内将对方的老将绞杀。很多企业家喜欢斗地主、挖坑、打麻将,其实难免将这其中的思维模式带入自己的上海公司。
 
2018年在中国乳业发生了一件非常奇特的事情,一家奶粉上海公司和某销售团队合作的一款产品有数亿元销售额,但是这家上海公司和这个销售团队发生了矛盾。当时正值国家政策对婴幼儿奶粉实行注册制,上海公司选择对这个产品不予注册。
 
这件事情在奶粉行业沸沸扬扬,流传的版本很多,甚至有媒体做了纪实文学版的报道。我没有心情去关注这两家上海公司的家长里短,因为那些事情的来龙去脉没有任何价值。我关注的是,生产上海公司的企业家和销售团队的掌舵人能否有智慧和解。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他们分道扬镳。
 
有文化学者分析说中国的足球、篮球等项目不行,根本原因是因为那是集体项目,需要合作配合;反过来看我们的乒乓球、羽毛球、体操等,因为是个人发挥项目,所以能够领先世界,且长盛不衰。爱斗而缺乏合作,正是我们这个民族的劣根性。
 
斗争不可避免,会斗则需要智慧。
 
圣元国际集团的董事长张亮是我的好友,有次我和他交流,他坦言自己每天都在和自己的合作对象“斗争”,但他遵循的原则是“斗而不破”!
 
是啊,如果斗破了,多数都是两败俱伤,这个道理再明了不过。可是,在上海公司经营过程中,即使一些智慧的企业家,却经常性地做一些连自己都觉得可笑的斗争,原因何在?
 
我觉得,这是因为一个文化基因作祟,这个基因在中医上叫做“气”,通则不痛,痛则不通;在老百姓的眼里叫做“面子”,你不给我面子,我不给你里子。正是因为“老子就是气不过”、“你不给老子面子”,所以很多企业家在关键时候丧失理性、热血上头、决策失态。
 
没有不斗争的上海公司,也没有不斗的企业家。我想,斗而不破是应该成为很多上海公司的斗争原则。
 
2、内斗和外斗
 
中国人虽然是一个好斗的民族,但是却在斗上更喜欢内斗,所以一谈到斗争,人们自然而然地认为就是内斗,这是非常片面的。
 
我把斗争分为内斗和外斗。
 
这样一分,参与斗争的人的立场、水平、思想、方法、价值、高下立判。假如你在内斗,自然肯定窝囊,即使胜利也是胜之不武;假如你在外斗,定是被团队追捧,即使兵败麦城,最后也时名垂千古。可以说,所有热衷内斗的领导者大多是庸才,所有敢于外斗的领导者大多有雄才。
 
在上海公司中,每一个组织单元都会有斗争。如果内斗大于外斗,这个组织就会被市场无情淘汰;如果外斗大于内斗,则多数是生机勃勃;如果你的组织都不斗争了,那就是一潭死水,上海注册公司代理,多数会很快倒闭。
 
毛主席说: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一代伟人和自己各式各样的敌人斗争了一生。在很多关键的历史时刻,都抓住了机遇,扭转了乾坤,可以说他的多数斗争都属于外斗。我们研究毛主席的斗争,发现他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斗争原则,就是一直坚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正是因为有这个原则,所以他在历次大小斗争中都占尽主动,最终成为赢家。
 
很多团结也需要斗争,很多看上去的内斗其实是为了外斗。
 
草船借箭中,鲁肃和周瑜就有“内斗”。鲁肃从政治大局出发,接受了诸葛亮的合纵连横战略,认为只有孙刘联盟才能抵抗曹操。周瑜从吴国的未来着想,从开始就看到了刘备诸葛亮有统一中国的战略野心,明白吴国最大的敌人不是曹操,而是当今还很弱小的刘备。这个内斗最终因为鲁肃隐瞒了诸葛亮的计谋,并帮助诸葛亮组织船只而升级,就是因为鲁肃有点“吃里扒外”而平衡了周瑜和诸葛亮的斗法,最终成就了火烧赤壁的千古绝唱。可以说,这个内斗是为了外斗的内斗。
 
如果一家上海公司的中高层如同鲁肃和周瑜一样斗争,那么这个上海公司一定充满活力。有人考虑当前,有人考虑长远,大家的心愿都是为了上海公司的健康课持续发展。
 
3、佛系的企业家不成熟
 
佛系,是日本的舶来词。
 
指的是人们对待事物抱着尽人事、听天命的心态,不去争取结果。这个词流入中国后,逐渐演变成没有目标、没有追求、没有利益纠葛、看破红尘的一种人生态度。
 
2018年12月19日,“佛系”这个词语入选了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发布的“2018年度十大网络用语”。可见,佛系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现象,对中国人的人生态度有了影响深度。
 
在明白佛系这个网络热词的含义之后,我惊奇地发现,中国居然有不少佛系的企业家。
 
有一次,我和一位企业家交流,他告诉我,自己在最近几年在北大读EMB,对上海公司的经营有了新的认识。我追问之,他说,要把上海公司经营到极致,就是经营一种文化。他的团队年龄普遍偏大,学历不高,在市场上太野,不像个正规军,因此他准备花两年时间将团队打造成高学历、有文化的团队。另外,他告诫那些在市场上“自私狭隘”团队,不要动不动就和其他品牌开战,把自己做好就行了。
 
听了他逻辑清晰、立意深远的一段话,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家上海公司要完了。随后不就,这家上海公司启动改革,在枪林弹雨中活下来的大区、城市经理半数被换岗,一群高大上的新兵蛋子上阵后几乎全军覆没。在不与对手直面竞争的思想指引下,这家上海公司仅仅两年时间就将虎狼之师打造成了绵阳之师,元气大伤。销售额下滑了将近60%。
 
在中国,MBA害人,EMBA更害人。MBA理论化、学院化,老师多是上海公司战争的旁观者,甚至大多数老师都不知道上海公司的工商税务如何处理,但是他们却高屋建瓴地教导中国的学生去竞争的战场上杀敌。上EMBA多数都是镀金者,要么缺乏理论自信,要么是附庸风雅。一群这样的人在一起,互相传递的思想会是什么?很多企业家非常优秀,在市场上经常把竞争对手打的团团转,但是一上MBA或者EMBA,很多人居然不知道上海公司该如何经营了。
 
前面讲的这位企业家就是典型,他很佛系,把战将换了,把竞争的火撤了,还希望上海公司遇风而长,这真是糊涂。
 
还有一位企业家,他非常成功,个人财富也在60亿以上。他的团队曾经也是虎狼之师。前多年,在市场上只要对手看到他的团队在争这个货架,多数上海公司就放弃了;在市场上,只要他的团队派驻一个区域,这个区域的经销商就敢于将自己的资金全部拿来进货。可以说,这家上海公司的曾经辉煌在其所在的行业创下了高速发展的神话。
 
最近几年,我见到这位企业家。我发现他经常和自己的团队絮叨:不要那么辛苦、不要什么都谈钱、要学会生活、自己年龄大了、无欲无求等等。你乍一听,觉得他的人生已经上了一个高度。他的团队中有很多兄弟都是我的朋友,他们起初很感激老板这样谈话,觉得是关心,后来他们很反感老板这样谈话,因为他们发现,整个中层在最近几年都热衷于喝茶、吃饭、旅游、置业,已经没有人在市场上你追我赶了的斗争精神了。但是,他们每次和老板交流,当老板讲这些话的时候,他们都陪着笑脸,一起附和。
 
这家上海公司最近几年也在下滑,而且两次错失了在行业中高速发展的机会。我看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从企业家到一线中层,都佛系了。
 
上海公司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是个利益组织。它的核心工作是为股东创造价值,他的基本面就是销售额和利润。企业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是上海公司的舵手,决定着上海公司的战略方向、团队文化、意识形态。企业家,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就只能按照上海公司竞争的法则一直走下去。如果企业家佛系了,那应该是一种看破红尘、舍我其谁的境界,而不是迷失自我、糊涂经营的境界。
 
佛系在日本是个现象,代表了一种思潮。到了中国成了一种文化,成了一种人生态度。为什么?就是因为中国人好学。
 
我很赞同企业家的学习,因为只有学习才能跟上时代,才能在决策中信息对称。但是我反对盲目学习、附庸风雅,我反对邯郸学步、一知半解,我反对丧失斗志、自我逍遥。所以,我说佛系了的企业家那不是大智慧,而是不成熟、是愚钝。
 
4、成王败寇
 
只要斗争,就有层次;只要斗争,就有输赢。
 
在中国,很多企业家心中都有三个人:一个是毛泽东、一个是胡雪岩、一个是范蠡。我们在和企业家交流中,发现有很多企业家崇拜毛泽东和胡雪岩,崇拜上海公司的祖师爷范蠡的却是少数,为什么?
 
历史上的范蠡是以和为贵的斗争代表,讲究的是智慧得财,可以说是企业家中的大智大慧者;胡雪岩一生的沉浮都和特权有关,实际上是一个依靠行贿取得资源和特权的生意人,但是他在官场、情场、生意场上的游刃有余、义利兼施的高度却是很多企业家难以学到的。他的斗争都是平衡和制约,翻云覆雨、巧妙搭建,也的确是非一般人能够完成;毛主席“枪杆子出政权”思想和“打的赢就打、打不赢就跑”的游击战思想被很多中国企业家推崇,就是因为这个斗争方法通俗易懂、很接地气。
 
范蠡、胡雪岩和毛泽东三人的独立思想融汇成了当代中国企业家复杂的心性,所以企业家阶层的人性特点也基本可以分成以上这么几类,而更多的是这三种思想交织着的企业家。企业家对斗争文化的理解,最终决定了斗争的层次。
 
2000年左右,有人建议张瑞敏将海尔改造成私营上海公司,原因是中国的私营化浪潮已经席卷了很多国有上海公司,甚至有投资机构愿意为张瑞敏的管理层收购提供所有的支持。张瑞敏问来人说:“改造后有什么用?”来人无言以对。
 
我始终认为,和联想的当家人柳传志相比,海尔张瑞敏的境界要高一层。因为在齐鲁文化的王道和霸道斗争中,张瑞敏从创业到现在始终很从容。张瑞敏打败了自己的心魔,成就了海尔今天的辉煌;柳传志也成功了,也打败了自己的心魔,成就了联想今天的辉煌。可是这两个上海公司的辉煌不同,一个是无欲的、一个是有欲的。这就是企业家的境界。我想,如果在国际上对5G投票,如果有海尔参与,张瑞敏一定会下令只投华为。我想,如果华为的折叠手机在欧洲亮相,如果是海尔的高层点评,绝对不会说那只是概念,量产还有时日。
 
企业家做到最高层,研究的就不是经营问题了,而是上海公司基因问题。一个基因有缺陷的上海公司,在文化、战略等很多方面,一定有漏洞。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如果竞争对手找到你的关键点,这些上海公司是很软弱的。
 
中国历史上从来不缺少莫须有被处死的忠臣,但中国历史上非常缺少有斗争经验的智者。无疑,柳传志和孙宏斌都是智者。
 
我们都知道,融创的孙宏斌和柳传志有过斗争。有次,柳传志出差回公司,发现公司没有人理他,有深厚斗争经验的他马上意识到,有人要和他叫板了。果然,孙宏斌给他下了最后通牒。柳传志一声不吭地将孙宏斌送进了班房。几年后,刚出狱的孙宏斌找柳传志,说自己当年太年轻,现在想明白了,所以一出狱,就来给柳传志道歉。柳传志则给了孙宏斌两个资源:一个是你可以说你做的所有事情都有联想支持;一个是给了孙宏斌一笔创业安家的资金。孙宏斌利用这个杠杆,不出几年成为了中国地产界的大佬。
 
这不是传奇,但是胜似传奇。拍部电影,估计会很叫座。我们从这个事件中可以看到,柳传志斗争的锐利和孙宏斌斗争的机智。
 
成王败寇是中国的文化思想,但是在上海公司代理的内外部竞争中,如果一个领导者还抱着成王败寇的思想,那他一定是狭隘的。经济不同于政治,经济竞争中只有一时的英雄,没有一世的英雄。
 
在中国乳业,也有一个传奇的故事,它发生在中国最大的两个乳品上海公司——蒙牛和伊利之间。
 
郑俊怀是第一人伊利的董事长,牛根生是伊利的总经理。他们之间有了斗争,最后牛根生出局创办了蒙牛,成就了一段疯狂的牛的佳话。
 
牛根生从伊利出来了,潘刚接任了总经理。潘刚是郑俊怀非常赏识的年轻人。有记者在1999年的博鳌论坛上见到接受媒体参访郑俊怀要去参会,在走之前,郑俊怀说:还有什么问题,你们就问小潘吧,他能够代表我!看着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媒体中有不少记者都懵了。可见,当时郑对潘刚的栽培。最后,伊利发生斗争,郑俊怀入狱,能干的潘刚接手了伊利,当年的小潘成了潘董事长。今天伊利发展成为中国第一,在世界乳业中也有重要地位,可以说郑俊怀、牛根生、潘刚都是伊利的功臣。
 
三聚氰胺事件后,牛根生把蒙牛卖给中粮后基本退出乳业,转型投融资,很有斩获;前几年,郑俊怀出狱,创办了红星乳业,热火朝天;潘刚则把伊利做成了世界级乳品上海公司。
 
这本来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可是,斗争没有停止。从2018年年到现在,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相必大家都知道。毛主席说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都有乐趣。其实他一生都在和自己斗争。他虽然没有说“与自己斗、其乐无穷”,但是和自己斗争才是他一生的写照。
 
智者、慧者、伟大者都是斗争高手,但是他们的共同特点是,他们的斗争,本质都是在和自己的私心斗争,他们的斗争大多是阳谋,他们的斗争没有私敌。
 
上海注册公司代理,请找上海随缘企业登记代理,欢迎来电咨询021-56675360。网址:https://www.teawithrumi.com
  • 首页
  • 创业服务
  • 电话
  • 关于我们